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阅读新闻

超低利率令美国公司发债忙 苹果公司也参与 发债竟然能赚钱

[日期:2019-09-08] 浏览次数:

  最近,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一度跌至2016年7月以来的最低水平,长短期美债收益率倒挂似乎已经变成“家常便饭”。趁着美国国债收益率大幅下行的好时机,美国企业热火朝天地发债。这不,就连手握巨额现金的美国苹果公司也准备发债。为何发债?

  据海外媒体报道,苹果公司在其官网投资者关系上公布了一条最新消息,公司计划发行3年期到30年期不等的公司债券,但并未透露具体发行的债券数额,这是该公司自2017年11月以来首次在债券市场借款。海外媒体猜测,此次发债融资规模最高可能达到70亿美元。据悉,苹果公司计划将债券收益用于“一般企业用途”,包括股票回购、股息支付、营运资金融资和收购。

  根据最新的财报,苹果公司手头有现金和有价证券2106亿美元,比2018年第一季度的2851亿美元高峰下降了26%。坐拥超过2000亿美元现金的苹果公司堪称全球上市公司中的“富豪”,这家颇为宽裕的科技巨头也忙于发债,到底是为什么?

  据悉,苹果此次发债下调了发行收益率,30年期债券的发行收益率比美国国债高约103个基点,3年期债券的发行收益率较美债溢价35个基点。当前,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处于1.47%左右,美国公司的融资成本也随之下行,投资级企业债的平均收益率仅为2.79%。

  可以这么算一下:苹果公司将为其30年期债券支付约2.99%的利息,相比之下,该公司在2015年销售的30年期债券支付的利率为3.45%。发行15亿美元的债券,相当于每年节省近700万美元的利息,三十年将节省超过2亿美元。

  显然,这对苹果公司而言是一笔颇为划算的交易。尽管公司现金储备规模庞大,但有相当一部分都在海外,若要把它们转回美国,公司就需要支付35%的税率,即使现金的汇回税率也达到15.5%。对于寻求更高收益率的投资者来说,苹果公司的债券颇具吸引力。毕竟,苹果公司发行的债券收益率比国债更高,且2000多亿美元的现金储备足以令其维持高信用评级,违约风险有限铁算盘玄机

  “苹果公司在利润很高的情况下发行债券,以此努力维持净现金头寸。”ColumbiaThreadneedle时任基金经理TomMurphy曾在2017年2月初这样评价苹果公司的发债动机。庞大的现金流通过发债融资进一步扩增,增强了苹果公司维持其巨额股东现金回报计划以及股票回购的能力,从而在公司产品销售放缓之际提升公司股东和二级市场投资者的信心。

  今年4月,苹果公司将股票回购计划的规模从1000亿美元增加至1750亿美元,其中的782亿美元回购已在6月之前完成。股票回购计划助推苹果公司股价大幅上涨,市值多次突破1万亿美元的整数关口。截至本周三收盘,苹果公司股价报209.1美元,较1月3日的最低位高出50%。企业扎堆发债全球利率到底会多低?

  就在本周二,有创纪录的21家美国投资级公司债券选择发行债券,共计借款270亿美元。到了周三,又有超过十几项发债交易正在进行,本周以来的美国企业债券发行量已达到540亿美元。

  本周二,迪士尼公司也发行债券,最长年限长达30年,收益率比美国同期国债高出0.95个百分点。据标准普尔全球市场情报部门LCD的数据,这打破迪士尼公司在2016年7月出售30年期债券时所设定的3.197%最低纪录。

  美国迪尔公司在同一天以2.877%的利率出售了30年期公司债券,收益率创历史新低。

  9月通常是发行美国高级公司债券的最繁忙月份,美银美林预计,仅仅9月就将有1200亿至1300亿美元的公司债发行。不过,目前美国非金融企业杠杆率高达74%,创历史新高。企业资产负债率也升至历史峰值,多数行业的资产负债率都超过2008年金融危机前高点。

  国际清算银行跟踪全球38家央行动态的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全球各地货币决策者合计降息幅度已达13.85个百分点(阿根廷央行由于管理货币供应方式不同未被纳入计算之中)。鉴于利率水平到处都在下行,债券收益率也是紧跟其后亦步亦趋,逐利行为的结果就是投资者将被迫把资金投向期限较长的债券,并且为追求回报而甘冒更大的风险。

  在美联储也开始降息之后,全球利率走低已成趋势。2020年是什么样,谁也不能未卜先知,但在众多分析师眼里,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全球利率只会比现在更低。到底有多低?美国银行认为是人类历史上“5000年不遇的最低水平”。

  美国银行首席投资策略师MichaelHartnett通过定期发布名为TheBiggestPictures的宏观报告,对全球的利率、市场和核心经济力量发表看法。在其最新一期报告中,MichaelHartnett表示,2019年剩下的3个多月仍然是全球风险资产的狂欢季,“尽管全球市场的悲观情绪一直存在,利空消息也从未间断,但我们对2019年的风险资产仍然保持乐观。”不过,迎接2020年的是前所未有的低利率环境。美银美林的基金经理调查显示,几乎所有人都看跌债券收益率。导致全球利率走向新低的因素很多,包括全球政策制定者决定刺激经济,以防陷入衰退而降息;全球投资规模与储蓄规模的比值降到最低,以及人口老龄化、债务过剩、银行去杠杆化等原因。